2017年10月11日 星期三

新編傳統排場粵劇-《黃鶴樓》2018


圖:旭哥《黃鶴樓》周瑜劇照

《黃鶴樓》的主題折子戲編於2009年,首演後一直想把此劇編成完整的長劇。2015年,經過八和粵劇新秀計劃三年培訓,學習到演出排場戲及金殿戲的要點,對武生唱段、傳統牌子曲及排場的運用更為熟悉後,終於成功創作並演出《黃鶴樓》全劇。這次演出,獲紅伶龍貫天先生擔演周瑜,宋洪波先生飾趙雲,廖國森先生及陳鴻進先生分飾魯肅及劉備,為此我在唱段設計上重新作了處理,希望讓各紅伶有更佳的發揮。

《黃鶴樓》取材於三氣周瑜的故事情節以及元雜劇<劉玄德醉走黃鶴樓>。話說赤壁一戰後,周瑜欲乘曹軍初敗,攻下南郡,以便奪取荊襄兩州。豈料在南郡遭曹軍猛將曹仁以毒箭暗算,身受重傷,周瑜卻危中生計,以假死誘得曹仁率大軍突襲吳營,周瑜就暗中奪取南郡,誰知孔明卻早派趙雲趁空城攻入南郡,待周瑜來到,趙雲已在城上佈下箭陣,氣煞周瑜。這幾場有起兵排場、攻城的南北派對打套路,以及<假死計>的古老唱腔,由紅伶演來,定必劇力萬鈞。

周瑜在柴桑養傷之時,回憶南郡失利後,趕赴荊襄,卻又巧遇被孔明騙走的曹軍,兩軍對懸城下,周瑜負傷應戰,終戰勝荊襄曹軍,卻折重兵,不能再與劉備周旋,只好答應孔明借去荊州作根據地,期限十年。養傷期間,雖得愛妻小喬悉心照料,但日夕牽掛國事,憂憤難眠,以致傷勢總是難以痊癒。

周瑜告知小喬已與吳侯合謀,佈下美人計,意欲長困劉備在東吳。小喬深感丈夫報國盡義的決心,為免成為丈夫負擔,甘願離開,在竹林歸隱守候周瑜戰勝歸來。此場<別周郎>訴說的是夫妻間的心靈交流,周瑜對小喬的深情,表現在一直深記相識點滴,也未忘記情效鶼鰈,歸隱田園的盟誓。即使傷重,只要聽得小喬琴弦輕奏,便能頓忘傷痛。對妻子的愧疚之情,讓小喬更為不忍,也許雙方都明白這次分離,不能重聚便是永別,所以周瑜用琴音送走小喬,小喬依依之愛,伴著琴音裊裊,千言萬語盡在其中,我相信英偉的旭哥與艷美花旦劉麗必為大家帶來精彩演繹。

劉備得孔明的錦囊妙計,輕鬆賺得尚香為妻,並在尚香幫助下,離開吳境。周瑜得知後趕到江邊追截,卻又慢孔明一步,並被孔明「賠了夫人又折兵」的對聯氣得當場暈倒。周郎「賠了夫人又折兵」是指賠了尚香公主予劉備為妻,更在南郡、荊襄大戰中損耗大軍。而受毒箭所傷,更成為周瑜早亡的導因。

劉備借去荊州,娶得尚香,回到荊襄,轉眼十年借期到臨,但劉備全無還地之念,周瑜又以國太病重,騙尚香回吳國,更要劉備親來迎接。其實周瑜在黃鶴樓擺下鴻門宴,逼劉備歸還荊州。劉備聽孔明之議,只帶趙雲一人赴宴,最後被困於黄鶴樓中,幸孔明早把合兵破曹的周郎令箭交予趙雲,二人始得安全離開。最後兩折是全劇的精華所在,周瑜運籌帷幄、趙雲剛直護主、劉備八面玲瓏,看三人(旭哥、波哥、進哥)在樓中對峙,能不期待嗎?!

《黃鶴樓》雖然由周瑜擔綱,但他身邊的魯肅、孔明和劉備,也性格鮮明,各具神采。在《黃鶴樓》中,魯肅是智者,他敬周瑜,助周瑜,在周瑜假死一場中,他從附和周瑜的計謀,到唱出對都督的敬慕之情,讓周瑜也不禁悲從中來。旭哥與森哥都是唱演卓越的演員,兩人在假死一場,必能打動觀眾。

劉備在<回荊州>、<收拜帖>到<過江赴會>幾場戲,表現了一個圓滑世故的形象。孫尚香就是被劉備的溫言暖語打動,願意助他回荊州。劉備雖然怕死,卻很信任孔明,對孔明的建議,縱是無奈,也會照做。孔明在戲中是三度使計,令周瑜氣結收場的主謀,但只在<回荊州>的結尾和<收拜帖>一場出現,讓他發揮運籌帷幄,多謀睿智的形象,對演員的演技也有相當考驗。由進哥飾演劉備,帶領本團的靈音及梅曉峰演繹孫尚香及孔明,定能令後輩演員獲益良多。

《黃鶴樓》是一個人物眾多的群戲,除了上述各人物,還有曹軍猛將曹仁(劍麟飾),他是一箭令周瑜飲恨南郡,從此落下病根的主凶。另外周瑜四大將,吳侯派來追舟的大將,探子兵員,都在戲中有很重要的襯托作用,稍有差池便影響全劇。這次由我、文軒、吳國華、蔡美娟飾演四大將,並率天馬全體團員,配合旭哥對劇本及演繹的要求,全力修正排練,務必為觀眾送上一台好戲。

2017年9月29日 星期五

2017年12月15日首演《帝女花》



     《帝女花》,是本港著名編劇家唐滌生先生,按清代黃燮清《帝女花》崑劇曲本故事,新編為香港粵劇劇本,由任姐及仙姐領班的仙鳳鳴劇團創演,成為本港粵劇經典,堪稱為一齣史詩式的舞台巨著。第一次看《帝女花》,是八十年代,在筲箕灣戲棚,對劇中亡國之痛,亂世之情固然留下深刻印象,但最打動我心的,卻是男主角周世顯,在故事中義無反顧地為所愛獻出生命。國亡不復可救,亂世之情又豈能永久,唯在這可能的範圍內,用最純真的情,為所愛的人做一點事。這是周世顯的可愛之處,也是這個人物成為所有女性心中標準對象的原因。

     周世顯是個對國家一片赤誠,對所愛一往情深的世家子弟。<樹盟>面對公主厲語嚴詞的不亢不卑,贈詩定情的堅定;<香劫>中縱然無力,亦要護花的果敢;<乞屍>的痛苦瘋狂;<庵遇>從懷疑、試探、懇求到<相認>,必須表現不同的感情層次。到了<迎鳳>先以假面孔騙人,到忍淚相訴衷情,並以殉國之志得到了公主的信任,更予公主寫表的意志及勇氣,周世顯對愛情的奉獻到了這裏已是極致,手捧曲本,每至此場,總難忍熱淚。<上表>蠎袍的鑼邊花上場,功架控制實在不易。<香夭>既要表達殉國的從容,也有難掩的痛苦。過去總覺得自己無法演繹周世顯的深沉情緒,更無力帶領觀眾投入到周世顯的內心,唱白功力亦不足以應付周世顯這個人物,為此多年來一直不敢演出這個戲。


     適值唐滌生先生百年冥壽,《帝女花》創演六十周年。為向經典名著致敬,我終於鼓起勇氣,首次承演全劇。這次演出,蒙新劍郎先生(田哥)俯允擔任藝術總監,協助參訂劇本,統排全劇,務求在有限的演出時間內,盡量保留原劇本故事內容,希望讓未看過此劇的觀眾,能更完整地明白故事內容。

2017年9月13日 星期三

新編粵劇《撲朔迷離將相情》_2017(下)

2015年首演《撲朔迷離將相情》時,我擔演的是劇中的風流皇帝,這個角色非常有趣,對麗君是從臣子間的倚重,發展到情愫頓生。在金殿上威而不露,在遊上林時對麗君步步進逼,對皇后的責斥感到無奈,對太后要有孝道,是個可愛的人物,有許多發揮表演的地方。

這次演出,我獲派演劇中的皇甫少華,這是一個正直可敬的少年將軍,也是我新編此劇刻意著墨的人物。故事中皇甫家與孟家本為世交,少華與麗君青梅竹馬,自幼定下婚約,獲悉孟家招罪,少華假以追捕,實為救生,把麗君送到安全的地方,並設計阻截後來的追兵。兩小無猜,加上共患難之情,麗君心中早已非君不嫁。

少華並非救出麗君,便與之縱橫湖海,隱居桃園。他明白麗君的心意,是要找尋流落南羌的父親,並搜尋證據,為孟家翻冤案。為了心愛的人,少華請纓出戰,三年在外苦戰,每日以麗君自畫丹青以解相思之苦。他不知道麗君已中了狀元,三年內已位固丞相,並多番飛箋傳訊,助少華解困。少華對於這位未見過面的軍師丞相,心中十分敬佩,回京述職,不忘向皇上表明丞相之功。待等丞相到來,少華已覺面善。而為少華被逼婚一事,丞相一時情急,講出了「麗君定必將家返」,讓少華斷定眼前人與麗君必有牽連,於是詐病請丞相過府。

<丹青訴情>是麗君與少華兩人的主題曲,麗君羨慕丹青能朝夕相伴少華,自己卻因為家冤未雪,不能與少華相認。少華隱約猜到眼前人不肯相認的原因,是怕冤案未翻,奸黨會另有所圖,而麗君女扮男裝的欺君大罪亦不好開脫。相思之苦,戰役煎熬,少華可以忍耐。但三個月的限期一到,他就要被逼娶國師之女,這令少華如鍋上蟻,不能再等,他急於要與眼前人相認,急於訴說衷情,他怕麗君為了家仇,犧牲自己的婚姻。


他眼前的麗君,再不是過去處處倚賴自己的小女孩,而是位高權重,運籌帷幄的丞相,連自己都靠著丞相錦囊,才能戰勝南羌。少華雖不信麗君會忘情,卻也沒有把握麗君會盡力保護兩人的愛情。少華從麗君竟寧犯欺君之罪而入仕,就明白到在麗君心中,家族名譽,比個人婚姻重要得多。所以他害怕,他希望得到麗君愛情上的肯定及承諾。兩人就在這場戲中較勁,一個以情求相認,一個以理拒相認。清代張潮有言「情必近於癡而始真,才必兼乎趣而始化」,我喜歡少華的痴,痴得可愛,痴得令人心疼。希望我的演繹,能把自己戲文的文趣向觀眾展現。

新編粵劇《撲朔迷離將相情》_2017(上)

《孟麗君》的故事源自清代杭州女史陳瑞生的長篇彈詞《再生緣》,各地戲曲均有改編並廣受歡迎。香港粵劇亦有傳統劇本《孟麗君》,劇中的風流天子由文武生擔演,而其中太監偷宮鞋的古老排場,亦一直保留在戲中。傳統粵劇劇本,淡化了孟麗君與皇甫少華的愛情故事,以及孟麗君女扮男裝成為丞相的政治矛盾,反以突出喜劇的調笑、金殿的古老唱腔以及<遊上林>的劇趣為重。

我新編的粵劇《撲朔迷離將相情》,寫的是文武生皇甫少華這個將領,對孟麗君的一往情深。為救孟麗君不惜犯險欺君,為救出孟麗君的父親(孟士元),自願帶兵攻打南羌,寧為一死亦不願娶國師之女。孟麗君女扮男裝中舉入朝,亦為搜羅父親蒙冤的證據,由於麗君博學智勇,政績卓越,深得元帝信任,三年為相,與凱旋回京的少華金殿初會,令少華驚艷於殿上。這便是我在劇名中有「將相情」的原因。「撲朔迷離」既指孟麗君難辨雌雄,亦指故事中國師通敵賣國,國舅唯利是圖,促成孟家被判賣國的冤案,幸得左賢王護國忠直,協助麗君及少華脫困,故事撲朔迷離,卻最終得到化解。

《撲朔迷離將相情》保留了<探病><遊上林>兩場傳統故事情節,但我以全新的唱詞內容和曲式,以別於傳統本。而其他情節,我則參考了各地方劇種,以及野史雜論,撰寫成《撲朔迷離將相情》。

劇中除了皇甫少華、孟麗君及皇帝,另外有三個重要的角色,一個是正面人物左賢王(廖國森飾),一個是反面丑生人物梁國師(陳鴻進飾),另一個是小人物劉國舅(吳立熙飾)。因為人物的衝突,造成了金殿上的各種爭吵,令故事變得豐富多采。由紅伶前輩帶領我團一眾演員演出此劇,相信必予人嶄新感覺。

2017年7月6日 星期四

粵劇新秀演出系列-2017年7月26-27日《燕歸人未歸》






蒙藝術總監新劍郎先生派我於2017/18年度粵劇新秀演出系列第一演期,7月26-27日演出由潘一帆先生編撰,由麥炳榮先生開山演出的─《燕歸人未歸》魏劍魂一角。田哥很喜歡此劇,除欣賞此劇宣揚忠君保國,重情重義的傳統思想,主題曲【燕歸來】非常動聽悅耳,烘托全劇守諾重情的主題,也帶領我們青年一輩,認識這類曾經非常受歡迎(大龍鳳劇團的戲寶),但現今並不經常上演的劇目。希望我們對角色能深入研習,認真處理,因為沒有名家的影碟留作參考,自己除了跟隨總監學習,在表演上更需要多作揣摩和練習,才能演出故事人物的神髓。

《燕歸人未歸》的故事講述西梁王子魏劍魂偷襲胡營不果,負傷而逃,被村女白梨香所救,二人兩情相悅成婚。其後西梁王遣劍魂向東齊珊瑚公主求婚,以求合兵抗匈奴。時梨香已懷有身孕。其兄志成向劍魂提議調換身份,望能瞞過東齊公主。梨香與劍魂相約於翌年春燕歸來之日重聚。然公主識破志成身份,堅持劍魂拋棄梨香始能借兵。其後公主砌詞欺騙梨香,並把她的新生兒子帶走拋棄。東齊將軍蔡雄風奉命除去梨香,幸他輾轉得悉公主奸計,遂轉助梨香並將她帶回東齊,而志成則恰巧拾獲梨香的兒子。西梁東齊兩國大破匈奴,劍魂被迫與珊瑚公主成婚。梨香在殿上道出遭公主欺騙夫兒的經過。最後梨香、劍魂與愛子一家團圓,公主承認過錯,與蔡將軍結成連理。

我飾演的魏劍魂是一個國弱兵寡的西梁王子,蒙村女梨香相救,兩人相愛結合。劍魂教梨香讀書明理,梨香明白了「忠君孝親,禮自持」的道理,所以對劍魂為國忘家,抛下有身孕的梨香前住東齊,並無半點怨言。得知劍魂是王子,並無爭奪王妃的想法,反而處處為劍魂著想,甘願讓愛獻子,隱瞞自己的苦況。從首場兩人一段閨中伴讀的曲情,便展開了全劇的各種矛盾。劍魂在曲中唱道「不論男和女,要守信義,應知禮義與羞恥」。為此無論多艱難,他都要實踐一年燕歸人返的諾言。也因為劍魂的重諾,在得勝歸來後,便四處尋訪梨香,但梨香卻沒有如其許諾在庵中避世,而是嫁與東齊大將軍雄風。兩人在金殿相見,劍魂既恨梨香之違諾,也無奈於自己被逼迎娶東齊公主。

劍魂因為忠於君而須謀復國,孝於親而不能違反君父婚約換齊師的計劃。他也曾說過有幸得勝便須入贅齊國,如此負情,不若戰死沙場。他也曾想過兩全其美,得勝歸來雖被逼入贅齊國,亦從未放棄尋訪梨香蹤跡,希望想出團圓方法。末場面對舊侶重婚,公主振振有詞的辯駁,劍魂氣惱、震驚、懷疑、取信等等表演,對演員均為考驗。

主題曲【燕歸來】曾兩次出現在劇中,第一次劍魂雖然為別離傷感,但仍有信心明春歸來,故而在悲痛中,應對梨香多有安慰,並對兩人的愛情存有團圓的希望。第二次是劍魂固知此次離別,若非戰死沙場,便必須娶東齊公主,他對梨香的純真愛情徹底毀滅。正值無言以對,梨香唱起了此曲,一對情侶又回到美好的回憶中,動作情景雖然一樣,但劍魂必須有別於第一次唱此曲的情感,要能表現出絕望無奈的情懷,才算達到效果。

此劇是我加入新秀演出系列後,第一個接獲擔演文武生的劇目(2012年8月7日),當時的總監是龍貫天先生。重演此劇,專程到八和會館申請重看自己過去的演出,當時演出此劇,唱做皆稚嫩得很,對兩次處理主題曲【燕歸來】並未能掌握情感的層次,難得總監忍受我強差人意的水平,繼續予我機會學習,並循循善誘,令我不斷進步。五年過去,希望能彌補首演《燕歸人未歸》的各種遺憾,也希望曾看我上次演出的觀眾,能見證我的成長。


2017年6月15日 星期四

粵劇新秀演出系列-《旗開得勝凱旋還》


圖:借用龍貫天先生面書專頁,Ann Chiu上載《旗開得勝凱旋還》劇照

藝術總監龍貫天先生派我於2017/18年度粵劇新秀演出系列第一演期,8月2-3日演出李少芸先生編撰,由麥炳榮先生開山演出的賀歲劇─旗開得勝凱旋還葉抱香一角接到演出消息,剛好旭哥及一眾紅伶在西貢演出此劇,特往欣賞學習。

此劇場講到葉抱香與戴金環熱戀,卻得不到雙方父親的認可,唯有暗地往來,並已偷赴巫山,初嘗雲雨。身任將軍的葉抱香出戰在即,特來向金環辭行,並藉初一大喜之期,向戴父求允二人婚事。第一場有極綺旎的曲情,如金環出場唱道「春意透簾櫳,春光迎紫燕,羞煞春一度,錯解了環佩紅綾」。又如葉抱香向金環唱道「兩度銀河拜雙星,一晚香甜夢醒,巫山雲雨尚有一段未了情,正欲命嚴親為納聘,不料一聲顰鼓,我便遠戍南征,此後月胡邊,只嬴得相思舊詠」回家,見兩人如膠似漆,頓時火上心頭。作為賀歲戲,當然就是喜劇,雖然是拆散姻緣,卻不能涕淚漣漣,悲痛欲絕,這便有賴演員的表演造詣。這一場旭哥演繹的葉抱香,與鳳姐飾演的金環,兩人極具默契,先向觀眾交待如何合計先動之以情,求之以理,倘父親再不應允,就以惡鬥惡。笑料就出在惡鬥惡的情節上,旭哥利用一段芙蓉中板的唱段,從拍枱,步步進迫到輕彈父的身體,顯示了武將的威儀,而作為御史的戴父,被這個武將一兇,竟也失了底氣,一步一驚的樣子,煞是好笑。正在葉抱香以為終於能嚇到戴父就範,卻被戴父請來了自己的尚書父親,孝道在前,葉抱香只得悶不作聲。原來兩家交惡,是因為彼此都認為對方依靠奉承,才能升官發財,可見兩位父親都剛直正義,並非蛇鼠之輩。

猶記旭哥在去年派我演出的《花染狀元紅》中,指導過我如何在戲台上動氣,與對手惡言相向。對於極不喜歡吵鬧的我,結果真的氣病了。後來在《蓋世雙雄霸楚城》中行哥又再傳授如何演出暴跳如雷的賀飛虎。這次演出的葉抱香,卻是氣極中帶有幽默,還須有對長者的一分忍讓,這的確又是另一種我未演過的情緒。

第二場戰勝榮歸,葉抱香一心以為可用戰功求太后賜婚,卻忽聞心上人已早一步被賜為太子妃,眼見心上人換上華服,到底是金環移情負心還是另有隱衷?大殿之上不能開口查問,不獲容情還愛,更被逼看儲妃娘娘欺負金環,內心的痛苦豈為人知。尤其當儲妃教導金環宮禮,第五條是「教你守貞操,萬不能有越軌,國法我有權執行,你小心做人應仔細」,抱香心中可謂既恐又痛,恐被揭破與金環私情,令金環有性之憂,即使不被揭破,金環過的是在權勢威嚇下的日子,所以抱香不禁偷偷道出「傷心難忍英雄淚,幾回偷望我更悲」的心底話。

第三場是葉抱香潛入金環居處,望能一問底細。卻遇上戴父寸步不離,於是又使出了求不得便兇的手段,此時戴父怕生事端,唯有隔二人中間,聽二人細訴衷情,更要筆錄作證。此時抱香及金環唱出二人如何相愛,如何共渡春宵,金環更吐露身已有孕的消息,把父嚇得半死。此段戲情,想要隔開一對痴男怨女,卻又總是冷不妨讓二人有機可乘地在一起,在名伶的處理下,可謂妙趣橫生。當抱香得知自己有後,馬上去求尚書老爹幫忙。尚書得知,趕到金環家,道出抱香是原正宮太后的嫡子,因宮變正宮太后被害,尚書為保正統,用自己的兒子換取了太子的性命,並撫養其成人,冀望一朝能復辟正統。記得由廖國森前輩演出的尚書大人,一段長木魚,唱得全場鴉雀無聲,之後掌聲如雷,可見觀眾對這捨子保忠良的尚書寄予了無限同情。

金環親的陳鴻進先生,在戲中是御史,也是正直不阿的人。聽到尚書的苦衷,馬上一改往日的嬉皮笑臉,表示父女二人,願以死保住抱香性命。抱香除了先求父親,然後又天真地以為自己有戰功,於是自己走到太后處求情,誰知換來要親手殺死不貞婦的命令。在情義兩難存的情況下,抱香本願以死保金環,奈何金環父女,道出了抱香的身世,欲知後事,還請入場觀賞。

賀歲戲當然是大團圓的結局,一個簡單的愛情故事,卻同時表露保忠良毋寧死,為官取仁大於利的傳統儒家思想。利用喜劇的表演手法,加入傳統排場,豐富了舞台程式。優美的曲詞,增添愛情的養分六柱演員,各具戲場,各有發揮,讓此劇成為一時之名劇。粵劇新秀演出系列是一個新秀演員的培訓基地,正好演出此類行當齊全的傳統戲,讓各行當得到更多學習及表演機會。在這類戲中演出文武生,更要注意在其他角色唱做時,自己站在一邊該有的表演情緒,以及每一次出場,要讓觀眾留下怎樣的印象。旭哥演出的葉抱香,讓我留下深刻印象,也慶幸由旭哥親自指導我演出此角,雖然女文武生演這類莾將軍的戲,要克服的困難比較多,但能勝任,將能增添演出文戲中的官袍及大審戲的火力,我將以最大努力完成任務。

2017年6月12日 星期一

創編折子戲《櫃中緣》及《黃鶴樓》的編和演


   

《櫃中緣》原是一齣短劇,故事流傳至今,已有百多年的歷史。自從1915年秦腔名劇《櫃中緣》由陝西易俗社首演後,京劇、川劇、漢劇、河北梆子、桂劇等多劇種均有改編演出。由於故事輕鬆惹笑,一直深受大眾歡迎。內容講述宋朝岳飛一家害,其子岳雷逃出虎口,躲到劉氏家中,劉玉蓮將他收藏在櫃裡,未被官兵識破事後卻被哥哥劉春及母親趙氏發現,引起連番誤會。後來趙氏因感岳雷是忠良之後,答允收留,並將女兒玉蓮許配予他。我根據傳統的故事內容,加入新的情節和人物,在2006年改編為粵劇全劇演出,除了保忠良,亦加入了對取義行惡的反思。

 

這次選演是全劇的精華<櫃中結緣>,由開山的原班人馬演出,並邀來新秀演員袁善婷演出何立一角。我飾演的岳雷,在父兄遇害後,落荒逃亡,在悲痛中,卻有奇遇,產生奇緣。劉氏母子,是喜劇人物,在未識岳雷是何許人時,弄出笑話連篇,作為悲劇人物的岳雷,必須一直保持將之風,坐懷不亂,不能讓劉氏母子的喜劇戲文影響。

 

《黃鶴樓》取材自《三國演義》「三氣周瑜」的情節,以及元代雜劇《劉玄德醉走黃鶴樓》是我第一個創作的古老排場戲,只有一折,首演於2009年2014年鋪寫為長劇首演,以表現周瑜的文韜武略,以及與小喬的夫妻深情。是次選演別周郎〉〈呈拜帖黃鶴樓三折,說到周瑜養傷桑園,心繫國事,幸得愛妻小喬悉心照料。小喬為除丈夫後顧之憂,提出先返柴桑,靜候丈夫功成身退,夫妻團圓。周瑜再以國太病重為由,孫尚香接回東吳,並送上拜帖,邀劉備赴宴黃鶴樓,表面請劉備過江迎回尚香,實則志在重奪荊州。諸葛亮命趙雲保駕隨行,並授以錦囊密計。周瑜與魯肅於江邊等候劉備,得悉只有趙雲一人隨行,心中竊喜。在江東迎接劉備後,便將其君臣拘禁於黃鶴樓中,伺機逼他歸還荊州。趙雲臨危出示諸葛亮暗授,周瑜早前與劉備相約合兵破曹之令箭,遂得與劉備全身而退。

 

周瑜在數折戲中是設計追討荊州的主謀,養傷期間設下美人計,並以深情打動妻子,回鄉候其佳音。誰知先敗於美人計,再設計擺下鴻門宴,認為成竹在胸。上樓擺宴,以酒喻地,唱出劉備不守信用,佔據荊州,並要求劉備立寫退文,將荊州歸還吳主,要字字鏗鏘,氣定若閒。看到劉備對賜酒有所防備,要表現一副藐視神態,意即:我周瑜才不做此下等之事,以更有力地烘托最後「怕怕怕,唯怕惡名揚的曲詞。劉備支支吾吾,表面裝可憐,暗地支持趙雲講出合兵破曹乃孔明借風功大,要周瑜先還東風,再討荊州,一步步把周瑜氣得難以回話,幾乎與趙雲動武,最後想到自己的身份,只好把一腔怒火壓下,引開趙雲,下樓而去。得知劉備趙雲利用自己當年合兵破曹所賜令箭逃離黃鶴樓,周瑜氣極而暈。周瑜以翎子蠎應工,穿蟒要顯氣度,一步一坐都要穩,翎子功能幫助表達內心情緒轉換,全折戲唱、白、做兼備,要讓觀眾體會到周瑜面對劉備及背向時的雙重表情。亦要把情緒從最初的意氣風發,到最終的氣極而暈,絲絲入扣地表現出來。

 

岳雷表演的是小武功架,周瑜演出的是大將風範,於2017年8月19日選演的創編折子,能演出兩個完全不同形象,亦是一項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