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3日 星期二

粵劇新秀演出系列-演期五《紅菱巧破無頭案》

      (圖為陳錦棠 飾 左維明劇照,取自網上《紅菱巧破無頭案》電影》)


2016-17粵劇新秀出系列,最後一個演期,我蒙輝哥派2017年1月14至15日紅菱巧破無頭案的左維明,亦是我今年度的最後一個戲。此劇唐滌生編劇,故事講述蘇州簿政秦三峰寡婦楊柳嬌有私情,在調任臨安之前一晚,殺了久病在床的割下頭顱埋於衙門內白楊樹,並叫楊柳嬌,取出自己衣服鞋襪為無屍換上棄屍橋畔,然後與楊柳嬌雙雙赴任臨安。無頭屍被發現後,大家都認為死者是楊柳嬌,而殺人者便是與楊柳嬌不和的小姑蘇玉桂和其情郎柳子卿蘇州新任縣太爺糊塗判案,幸遇臨安府允左維明願押烏紗,為兩人翻案。


劇名為紅菱巧破無頭案,紅菱是指劇中破案的一項重要線索──「繡花鞋」。話說秦三峰叫楊柳嬌把自己的衣服鞋襪穿在無頭屍上,一雙新製繡花鞋卻離奇跌落橋畔,而楊柳嬌亦莫明奇妙地拾起了一隻收在懷中,忘記為屍首穿上,就匆忙而去。巧逢左維明路過橋畔,風雪阻轎,須下轎徒步過橋,見另一隻跌落的繡花鞋,成為揭發冤案的伏線。從左維明對楊柳嬌的繡花鞋評語繡工精緻,花款設計甚有畫意,相信係出自名門閨秀之,而楊柳嬌的小姑則評嫂子「初則淡掃蛾眉,貌比觀音淨,繼後偷傳脂粉,暗羨雙星」可見唐先生原設計的楊柳嬌,並非生而淫蕩,而是在喪夫之後,有了私情,才會失德喪節。


全劇的禍首除了是殺人的三峰,嫁禍的楊柳嬌,也因為新任蘇州判案糊塗,未找到人頭,便斷定無頭屍是楊柳嬌,單憑公差聽到柳子卿一句氣憤之語,便咬定柳子卿對楊柳嬌有剎人動機,而柳子卿身上搜出黃金白玉,兼有一把染血刀,就被判定為兇手。完全妄顧子卿解釋黃金白玉為恩師所贈,染血刀乃執到之物,就判其與蘇玉桂合謀殺人,擇日處決。左維明是柳子卿恩師,「一為師生情,二為雪民冤」,他拚之押下烏紗,也決要為二人翻案。


唐先生寫此劇的翻案關鍵除了一雙無端跌落的繡花鞋,更因為幽魂現眼,引領維明找到人頭,始知死者並非楊柳嬌,而是三峰之妻。這點亦有因果報應,天網恢恢之意,表現了傳統戲曲教化人心,勸人莫要行惡,惡必有報的宗旨。


此劇由陳錦棠先生開山,一哥演出向具火氣,把大審公堂戲的官威顯露無遺。公堂戲對口白口古的節奏有極高要求,緩急要因劇理而小心安排。輝哥在講戲時,著意示範每場口白口古的力量和節奏。因此劇而流行的一折「對花鞋」,輝哥的要求是必須讓觀眾知道左維明以查案為目的,非以真情挑引楊柳嬌。要迷倒楊柳嬌,卻又不失正氣。而楊柳嬌對左維明的痴迷,也是一步一趨,越陷越深,才能演出層次。回應了唐先生在尾場,讓楊柳嬌的認案供詞「婦人失貞,好比肉隨砧板,一步行差,步步踏錯」。錯一步而不改,反而一錯再錯,最後必招惡報,亦具戲曲的警世意義。


第一次演公案戲,全劇完全沒有愛情成份,要表露的是愛民之心,四品官員的睿智,「對花鞋」一折的幽默和機謀要讓觀眾看得舒心,這是我初演此劇希望能做到的事。同場演員有黃葆輝、關凱珊、文雪裘、梁煒康和劍麟等等,都是經驗豐富的好演員,定能為大家帶來一場好戲。門票已於2016年1126日起,在各演出場館售票處,城巿售票網及通利琴行公開發售,敬望支持,親臨欣賞及指導。

2016年12月9日 星期五

粵劇新秀演出系列-演期五《穿金寶扇》


(上圖為任劍輝 飾 郭炎章劇照,截自網上《穿金寶扇》電影畫面)

2016-17粵劇新秀演出系列,燕姐(尹飛燕小姐)在演期五2017年1月34穿金寶扇郭炎章一角。此劇唐滌生先生編劇,故事講述尚書,經聖上為媒,御賜一對穿金寶扇,為女兒昭華與世交之子郭炎章訂下婚盟。不料炎章家道破,正愁是否應向呂家提親,機緣下拾取昭華念舊情詩,二人相知相惜,炎章得留在呂府。昭華表妹李桂英欲試探昭華對炎章之情,假冒炎章偷入蘭房,尚書藉詞把炎章趕出家門。昭華得知是桂英作弄後,雪夜追蹤炎章欲加解釋,一直傾慕昭華的耀泉趕至,對炎章訛稱夜進蘭閨者正是自己,更出示偷來的穿金寶。令炎章誤會昭華私德有虧,利用自己開脫,憤而離去。


穿金寶扇郭炎章一角是任姐典型的落拓窮酸書生形象。窮酸,是指書生既無錢,卻又因飽讀詩書,恪守許多道德規條,令人看來忍不住發笑。例如頭場,炎章明明身上有聖上御賜穿金寶扇,卻先礙於家道,後又怯無人代為遞柬(古人到訪人家前,須先呈拜帖),立在呂家門口,徘徊不敢拍門。看到地上有字的紙,又礙於「路不拾遺」心欲執而又不敢。昭華雪中送衣,卻硬支傲骨,拒受好意,到昭華謊稱是炎章漏在呂家包袱,他卻馬上接收。


昭華既念舊誼,亦有感於眼前的郭炎章詩才了得,儀容俊秀,對其倍垂青眼。炎章則在人情紙薄,欲求一飯也艱難的情況下,得遇道義紅顏,心中倍覺溫暖。本來一對佳偶,卻因為桂英的頑皮作弄,令炎章慘受屈辱,被驅逐離府。昭華得知真相,冒雪追趕,送來寒衣路費。兩人在石亭相遇,誤會未除,一直傾慕昭華的耀泉追蹤而至,對炎章訛稱夜進蘭閨者正是自己,更出示偷來的穿金寶,令炎章更是怒火難平,憤而離去。昭華羞憤交加,暈倒在地,耀泉正欲圖不軌,被丫鬟如煙刺殺,如煙殺人驚惶逃去,官差到來便認定昭華殺人。


公堂之上,尚書羞於為女兒辯白,斷了父女之情,昭華被無辜定罪,刺面發配。途中巧遇已官居太守的郭炎章,炎章念昭華在石亭贈衣送錢,便使人回贈寒衣黃金。昭華有感官員對自己有憐惜之心,便將可憐身世,一一陳述,炎章不屑昭華被定罪仍諸多辯駁,完全不信昭華的陳述。這場戲對文武生是最大考驗,因為觀眾都知道昭華的慘事,唯炎章身為太守,卻被舊怨矇了心智,不聽解釋,便把眼前人,定為奸滑淫蕩之人,很易讓觀眾對炎章心生反感。炎章對昭華冷嘲熱諷是編劇要令觀眾對昭華更予同情,如何在表演上恰到好處,讓觀眾既同情昭華,亦不會有感炎章過於無情而惱火,便是這次演出的最大考驗。


故事到最後,桂英出現,解釋前因,真兇如煙落網,昭華無罪,父女修,一對鴛侶破鏡重圓全劇歌頌昭華作為小女子對愛情的勇敢追求,面對逆境時堅強的意志。批判嫌貧重富的觀念,對炎章的固執隘,亦加以鞭撻。因為偏見,未能看清事實真相,作出錯誤判斷,已不只一次出現在唐先生的劇本中,如《香羅塚》的陸世科,亦因為心存偏見,險殺好人,可見唐先生對飽讀詩書,卻不能敞開心懷,持正評理的人,表達了深深不滿,希望為官者以之為警,除卻貪贓之外,更不可恃才傲物,以偏蓋全,冤枉好人,草菅人命。


穿金寶扇同場演員有瓊花女杜詠心李沂洛韋俊郎鍾颶文等等,希望為大家帶來一場好戲。門票已於2016年1126日起,在各演出場館售票處,城巿售票網及通利琴行公開發售,敬望支持,親臨欣賞及指導。

2016年10月19日 星期三

粵劇新秀演出系列-演期四《鐵馬銀婚》《販馬記》《白兔會》



鐵馬銀婚由蘇翁編劇,內容講述元末群雄四起,其中以朱元璋、張士誠及陳友諒最為得勢。陳友諒欲張士誠之子為婿,以聯婚手段增強實力。朱元璋手下大將華雲龍,殺死前往就親的張仁太子,並假扮張仁向陳友諒騙婚,獲銀屏公主垂愛,雲龍婚後漸忘己任,被胞姐(雲鳳)責以大義,騙取銀屏信任,計誘陳友諒會師犂山,卻埋下伏兵殺死岳丈陳友諒。銀屏率大軍追到金陵城下,要與雲龍決一死戰,雲龍自覺有負公主,願引頸待斃。此時雲鳳趕至,刺傷公主,雲龍攔住雲鳳讓公主逃亡,其後兩人在破廟重逢,冰釋前嫌。


《鐵馬銀婚》是我十分喜歡的傳統文武戲,除了其中一場武場,顯盡文武生、小生二幫的武功,更多的場是人物的唱情表演。華雲龍從首場意氣風發的騙情,到鍾情銀屏,三月夫妻,進退兩難的無奈繼而山大戰的被迫負情,最後甘願殉情,情感層層遞進,一個剛柔並重,情義兩難決的人物,活生生呈現在劇中,令我十分鍾愛。蒙總監旭哥(龍貫天先生)此劇旭哥唱情做功了得,演出武將大氣剛烈,演兒女情長亦痴憨兼容,相信經其指導,我定必獲益良多。


這次演出銀屏公主的是曾與我合作雙珠鳳的盧麗斯小姐。斯姐扮相俏麗,戲情豐富,對排練要求嚴謹。猶記當年排雙珠鳳,一個眼神,她都要求重排多次,直到情感交流準確無誤。這次再度合作,相信定能把公主的深情及悔恨,演得賺人熱淚。


販馬記由唐滌生編劇,內容講述李桂枝與弟郎李保童察破繼母楊三春與田旺姦情,怕被逼害而分別離家出走。父親李奇販馬歸家不見兒女,婢女春花不堪拷問,懸樑自盡。楊田二人乘機誣陷李奇因姦不遂,逼死春花,更向縣令胡敬行賄,將他判死。桂枝遭收養改姓劉,遇到前來投親的趙寵,結為夫婦。後趙寵官至褒城縣令,下鄉查旱期間,李奇獄中啼哭,趙寵的親妹連珠聞告嫂,桂枝私自提問,方知老父蒙冤,對夫哭訴情由,趙寵遂代妻寫狀,教她喬裝闖衙向巡鳴冤。巡按原來是親弟保童,憑珠巧扮鬼魂,李奇雪冤,家團聚,保童更與結良緣。


販馬記可稱小官生的考牌戲,趙寵從落拓書生,考中七品小官,在家中擺老爺款,在官場步步為營,有著別具一格的表演方式。別看故事內容含有悲劇成份,因為戲文有趣,經前輩藝人在表演上的二度創作與加工,令此劇成為各地方戲曲的著名喜劇之一。2013年我在油麻地粵劇新秀演出系列中初次接觸販馬記蒙田哥(新劍郎先生)親授演出法,啟發了我演出喜劇的技巧,並讓我愛上此劇。輝哥(阮兆輝先生)演出的趙寵,早負盛名,那份既愛妻,又怕事的喜趣,盡流露在其舉手投足間。今次有幸獲輝哥執手親授,一定要捉緊良機,把各個細節向輝哥請益求教。


這次演桂枝妻的是謝曉瑩小姐,我們剛在花染狀元紅中合作過。曉瑩以扮相,身段聲情優秀見稱由她擔演讓趙寵哭笑不得的桂枝,一定為大家帶來驚喜。

 

白兔會由唐滌生編劇,故事講述落魄的劉智遠寄居家為馬僕,李三娘因繡帕吹到馬棚,與智遠相知相惜,私訂終身,幸父母不嫌貧寒,招郎入舍。三娘雙親接連離世,大嫂教唆夫婿李洪一,逼智遠休棄三娘,最後分家收場。洪一把劣地分予弟妹,智遠到鬧妖的瓜園看守,意外得寶劍兵書,決別妻闖天下。三娘無奈返家投靠兄嫂,遭刻薄對待,咬臍產子,洪信憐妹,抱甥兒千里尋父。智遠雖獲主帥之女繡英青睞,卻不願棄糟糠,恰三娘弟郎李洪信送子而至,智遠便撮合洪信與繡英。多年後,智遠封皇,咬臍郎隨父還鄉,打獵追兔,在井邊巧遇三娘,母子相見卻不相識。智遠聞訊訪妻,贈三娘以金印,洪一夫婦見眾人顯貴,巴結討償遭嚴詞責難,咬嚌郎得闔家團圓。

 

白兔會是極難駕馭的正劇。劉智遠本具帝王之相,縱然落魄,氣質自有不同。對洪一的譏諷,他義憤填膺。面對瓜精,他亳無懼色。他對妻子情深不移,用計拒絕繡英的投懷。得妻子消息,回訪妻子那種成年男性的持重和,實在不易演得精彩更甚者是曲情非淺,說白亦多,想2012年我首次接演此劇,可說在戰戰兢兢中完成,實在有愧於好戲。經歷多年的磨練,今次獲田哥再予機會,我必好好研習,向田哥討教唱藝演情,讓觀眾朋友留下好印象。


這次演李三娘的是王潔清小姐,我曾在新秀系列中欣賞過她演出的李三娘,委婉情深,煞是動人,令不少觀眾留下深刻印象。我們2015年初章台柳中合作,一別近兩年,再度攜手,希望會出新的火花。

 

田哥曾說過白兔會是他鍾愛的劇目之一,更在訪問中提過是其首本,要知其中點滴,千萬別錯過2016年12月11日下午2:30,由田哥主持的演出講座,屆時我與潔清都會在座拜聽前輩珍言,以增裨益。


20161119-20《鐵馬銀婚》,12月1-2日販馬記,12月10-11日白兔會,門票已於2016年10月15日起,在各演出場館售票處,城巿售票網及通利琴行公開發售,敬望支持,親臨欣賞及指導。

 

2016年9月13日 星期二

2016-17年度「粵劇新秀演出系列」演期三《雙仙拜月亭》


2016-17年度「粵劇新秀演出系列演期燕姐委我1013-14擔演雙仙拜月亭蔣世隆一角。《雙仙拜月亭的故事源自南戲拜月亭,經唐滌生先生編而成為香港粵劇的演出版。我這次的演出並非唐先生的原始劇本,而是經過前輩參合了其他演出版中,二人因風雨同傘而生情的<搶傘>情節,得出是次粵劇新秀演出系列的演出版本。故事內容如下:

 

兵部尚書王鎮,奉旨出使外邦修訂和約,順道攜妻室及女兒瑞蘭安置於鎮陽親戚家中。王鎮去後不久,鎮陽即告失陷,散兵亂民乘機掠奪,致瑞蘭母女失散。

 

書生蔣世隆偕妹瑞蓮逃生,亦在兵亂中失散,卻巧遇王瑞蘭,風雨共傘而生情,繼而結伴同行,逃至世隆蘭兄興福在鎮陽的避世蘭園,由興福為媒結為夫婦。瑞蘭母親(王夫人)卻在亂中與世隆妹子(蔣瑞蓮)相遇,並認為義女,一同避亂。

王鎮公務完畢,轉回鎮陽,已失妻女所蹤,正借興福蘭園度宿,卻相遇瑞蘭,瑞蘭已嫁世隆,嫌世隆貧寒,姻緣,逼瑞蘭回家以黃金羞辱世隆世隆不堪打擊,抱石投江,幸獲卞氏母子相救,幾經輾,世隆化名卿與義兄(興福)分別高中狀元榜眼。王尚書欲招為東床,但親女瑞蘭與義女瑞蓮皆不允婚事,瑞蘭並帶備砒霜,欲借在拜月亭世隆之後,一死相隨。世隆因王尚書曾來信誤傳瑞蘭死訊,決定終身不娶,現被逼再婚,亦欲藉拜祭亡妻瑞蘭後,殉愛而亡,結果二人就在拜月亭重逢,有情人終成眷屬

 

雙仙拜月亭在故事上是戲曲最尋常的才子佳人,愛情悲喜劇。因為故事並無奇情突轉,前輩藝術家,就在戲曲的唱、做、唸上,不斷豐富此劇,令此劇情更深而趣更濃。作為青年演員,要演出此劇,必須在唱功和表演上有一定的修養,才能把劇中人物深刻地呈現在觀眾眼前。

 

亂世中蔣世隆與妹妹失散,巧遇瑞蘭,二人同有亂世之悲,雨中從讓傘到共傘,身軀的步近,也催使心靈的接洽。世隆對瑞蘭有憐愛之心,並無乘危之意。幫瑞蘭乾衣的憨厚態度,令瑞蘭更為傾慕,借與世隆定了婚盟。這一場是人物的定位,演員必須透過唱做,讓觀眾感受蔣世隆那種讀書人的厚道,迂腐和憨傻。燕姐在排練時,亦特別強調世隆尋妹為急,更憂於亂世,根本無心去細看眼前人是否貌美。而出身宰相之家的瑞蘭,更視男子為忌,時時以袖掩面,直到經過共傘,並討論到將來路向,才頓然發現自己對眼前人有了依賴,彼此才細看對方,產生驚艷之感。這場戲是全劇的重點所在,燕姐一再示範搶傘、拾釵還釵的功架,如何透過功架表現戲趣,突顯人物性格,都是考驗演員的地方。

 

第二場來到鎮陽,到訪蘭兄興福,蔣世隆因與瑞蘭經過路上的相處,兩人的關係又進了一步,好不容易來到落腳之處。世隆很想就此完婚,但瑞蘭卻礙於禮教,不欲與世隆苟合。這一場是較難處理得好的,稍一不慎,世隆便很容易被否定了頭場的厚道。如何維持世隆的憨傻可愛,讓觀眾認同他向瑞蘭提出共處一室的建議,成為此場的難題。

 

第三場是王尚書逼拆姻緣的情節,這部分與故事原形有別。原南戲拜月亭是說道世隆與瑞蘭婚後已有時日,世隆適值病中,被王尚書遇到,強逼瑞蘭離開夫君回家。粵劇的演出卻只一夕新婚,瑞蘭便被逼在親情(父親)與愛情(夫君)中作出選擇。蔣世隆的求合理由有三:一曾救瑞蘭於危難,兩人自該生死同命;二是夫情勝於父情;三是自己孤苦無依,方得人間溫暖,徒然失去,唯死能消此悲

 

第三個理由,在現代人的眼中,有點以死相逼的感覺,亦似欠厚道。但回想像世隆那種迂腐憨傻的性格,突遇事變,那衝口而出的直白,就像剛來到蘭園,就要求瑞蘭完婚一樣,對世隆來說,均是直率的表白,十分貼合他的脾氣。唯是當王尚書真的抛下一袋黃金,對世隆加以羞辱後,令剛失去愛情和唯一親人的世隆,連僅餘的氣節也受到打擊,所以才憤而抱石投江。這場戲,表現的是粵劇傳統藝術中,三逼三難的排場,透過與鑼鼓的配合,讓觀眾感受瑞蘭夾在恩和愛之間的難,王尚書嫌貧的惡相,世隆一介寒士的淒涼。

 

獲救後的蔣世隆,決定改名換姓,上京赴考,高中後卻被王尚書逼婚,尾場編劇透過主題曲讓演員把人物的情深一往,至死不渝表露無遺。世隆與瑞蘭的再度巧遇,然後一同設計捉弄王尚書一番,讓觀眾同為男女主角舒了一口怨氣。在我的感覺,蔣世隆從頭到尾都是一個可愛的人物,他忠厚,率直,痴情,就如捉弄王尚書,也是瑞蘭想出的法子,他配合瑞蘭的計策,是為更突出王尚書的勢利,而不能讓人有蔣世隆一朝得志,便不可一世的模樣。

 

這個戲是我這個演期的最大挑戰,因為我是首演要應付十分考人的唱段之外,還得把豐富的書生表演功架,做得熟練自然,都是不容易的事。謝謝燕姐信任,予我演出此劇的機會,並執手指導唱演技巧,希望演出能讓燕姐滿意,讓觀眾愜意,便不負厚愛了





2016年8月9日 星期二

2016/17粵劇新秀演出系列-龍貫天總監《花染狀元紅》

   (2016年8月9日,響排《花染狀元紅》後與總監旭哥合影)


粵劇舞台版《花染狀元紅》是粵劇泰薛覺先前輩的首本戲寶,後來葉紹德先生為此劇寫了三支著名的唱片曲楚館試情><渡頭送別><庵堂重會>,成為社團名曲首次接觸此戲,是隨林錦堂老師學習<庵堂重會>的唱片曲因為非常喜歡此曲曾多次演出此折子戲。今年七月上旬,有幸欣賞到旭哥《花染狀元紅》的舞台全劇,更蒙旭哥在2016/17粵劇新秀演出系列第二期演出派演《花染狀元紅》劇中文武生鳳聲一角,我十分感恩,萬分珍惜


這次的演出版,沒有了葉紹德先生編寫的<楚館試情情節,觀眾對艷紅寧死不為金錢賣身的氣節沒有印象,也對鳳聲因何愛上艷紅少了體會,所以增加了<渡頭送別>一場的演出難度。演員需在別離讓觀眾聽明白自己如何認識眼前人秦樓有幸賞孤芳」),現在暫時如何安置眼前人金屋早安排,碧梧棲彩鳳);將來會作何打算歸去稟命高堂,百輛香車迎彩鳳);同時亦要深深表現自己對眼前人的不旭哥在排演時,要求我與花旦上場時緊握對手,亮相後手未分開,彼此對望徐徐而步,直到收鑼鼓。這是第一個表達深情的重點。開唱後先是安慰,然後倒敍相識經過,兩段生旦中板,必須說服觀眾,二人情深而守禮,並未有茍合之事。在表演時是一臉欣賞,似得紅顏若此,實為畢生幸事。「劉郎有幸遇仙踪」的二王,生角忘形中表現堅定的承諾(「禀命高堂,百輛香車迎彩鳳」),被執手細問,才驚醒現實的無奈,再被追問,情急之下以半年為期,這「半年兩字強而有力,讓花旦深深印記心中,亦為場「半載約期今已至」的違諾作鋪墊。頭場贈扇的沉花,生角需以聲帶情著力去表現千金難比扇情濃的感覺。全段南音是兩人的盟誓。離別前蕩舟音樂,需順著音樂作無言表演,以表達船笛催人,離人不的依依情緒,再回頭執手珍重,步上台舉扇作別結束此場。


第二場官服坐轎回家,這是其中一場主要的官袍架子戲。文武生配合鑼鼓坐轎上場,下轎時提袍抬左腿側左肩,微愰身而出轎每一下功架,都要與鑼鼓高度結合,才能顯出氣派和官威。幾次排練,旭哥都親自扮隨從,按節奏幫我掀轎簾,就是要我緊記在什麼時候出轎。旭哥亦強調,鳳聲是文武狀元郎,他要比文狀元多一分威武。這裡的出場唱段說到已是近半年後的事,面上寫滿愁苦,但仍不可太文氣而失官威,特別是末句「又怕誤己誤人,累了佳人愛死」,眼神要特別張大了一下,表現自己對幾近違諾的不安。看著隨行的人都已遠去,才一臉愁雲來到門口,欲入又恐,撫心作鎮定,整帽理翅,背手提蠎入門參見四姐,這一系列功架和頭場的瀟灑書生是完全兩回事。從入門後便要收起愁容,變回一臉純孝,為免四姐擔心,必須非常誠摯。旭哥說過,這場奠定男主角面對四姐的形象,必須讓觀眾看到「因敬生畏」。從兩處一趴而幾乎五體投地的表現,以及聽四姐教訓時一直震,甚至站立時仍身子,一再想講心中話,卻無法開口,臨出門想回頭一次,出了門還回頭了一次都無法言語,蟒袍在身卻要表達人物壓抑的心情是很具特色的表演


第三場是花旦獨腳戲,講述收到鳳聲妹妹冒筆寫來的絕情書,肝腸俱斷,本想以死明志,得丫鬟勸解,以絕命書回覆,卻帶庵堂避世去了。


第四場是顯示鳳聲情深孝義以外,世交子奇(小生)的對答幽默,也流露人物風趣的一面。因為有頭場半年生死之約的鋪墊,所以子奇帶來絕命書,鳳聲便對艷紅之死深信不疑。一連串對妹妹激動的質問,禁止妹妹對紅不禮貌的稱呼,到怒不可遏要追打妹妹,讓人覺得原來瀟灑純孝斯文的鳳聲已完全失控,才逼出那「親生阿媽都死左咯」的狂言。旭哥在排練時,一再給我示範,縱然沒有真鑼鼓,現場仍被旭哥的氣場震攝非常有劇力!旭哥指出,這種火氣,既顯示人物盛怒,也是表現茹鳳聲武狀元的氣勢,要求我擺脫平日斯文的形象。旭哥亦說到茹鳳聲是文武狀元,與情人(紅)、朋友(子奇)和妹妹(明月)說話都充滿自信而權威,只是對四姐一人,畏有加,要能強烈地做出此對比,才能突顯劇力。在場的所有演員,屏息靜氣地看旭哥示範,聽他解說,大家上了寶貴的一課。響排時,旭哥按排練要求,逐下鑼鼓告訴掌板師傅,重點處要求我們一再重練,令記憶更牢固。


四姐的懺悔,是冷靜下來的鳳聲,當愛與孝不能兩全,他向孝字屈服了。當妹妹再一句好彩今時死得早」鳳聲即時跌地,眼神放大,千言萬語,盡在起身後的嘆板,嘆板尾腔講求如泣似訴,這方面的強弱力量好難控制得到,對年青演員甚是考驗。然後是吐血用左手接血,旭哥強調有血的水袖要背手避免四姐和妹子發現,卻要清楚讓觀眾看到茹鳳聲的用心,否則便失去背手的意義,演員要在音樂鑼鼓間找位置表演。三次讓妹妹扶著走路的不同反應,要有痛、恨和無奈的層次妹妹走後,面對四姐,強作鎮定走出門的三步,以及臨入場前再一次吐血,以雙手捂口還留有餘面讓觀眾見到而入場,這是戲和情的自然結合。旭哥眼睛越睜得大,身上越是走得直,倒越令人覺得心疼,旭哥再三提點要配合鑼鼓的節奏,希望我能演出旭哥所教。


派的戲,除了講究表演深度,唱功更是首要。第五場的文武生主題曲,段古腔唱段一般用古老二弦為主弦,稱硬演出落到懼怕唱功戲的我身上,實在多了幾分惶恐。記得旭哥鼓勵我說多操」「唱白不要急,所有唱唸都放慢些,重點位置用心用力講和唱,便會好起來,有志者事竟成」「挑戰越大,成功感越大言來用心良苦,令我深深更要著力練習,不負厚望才對。


尾場的前半段是我最早學習的唱片曲<庵堂重會>這場戲相信許多觀眾都頗熟悉,曲動聽,情亦動人。要求生神情配合,以達到喜劇效果這次的演出對手是非常漂亮的西九新星演員謝曉瑩,而出演四姐的是青年紅梁煒康,另由演出經驗豐富的李婉誼飾惹下大禍的明月,夏子奇由韋俊郎飾演,希望這個組合能在台上擦出火花,讓大家留下美好印象

 (旭哥指導留影,左起:韋俊郎、李婉誼、梁煒康、旭哥、謝曉瑩、文華)

2016年6月8日 星期三

天馬菁莪粵劇團_2016年演出《福星高照喜迎春》《六月雪》


2015曾獲旭哥提攜,天馬三位演員(文華、文軒、靈音)獲派在油麻地戲院粵劇新秀演出系列中,《福星高照喜迎春中的沈小福(文武生)、孟如玉(小生)和孟迎春(正印花旦)那是我首次要勉強以出的子喉演出反串角色,想不到竟帶來了非常大的喜劇效果,觀眾都很喜歡這個戲。於是我決定試以天馬菁莪粵劇團申請演出,但角色安排上,會以平時更喜歡逗人笑的文軒出演沈小福(文武生),靈音依舊擔演孟迎春,而我則飾演胸無文墨,痴心一片的孟如玉,演二幫花旦柳飄飄的是我團的漂亮花旦司徒凱誼。我團的諧趣演員李偉圖將出演香香一角,與特邀的梁煒康(演孟君祿)會有多處對手戲,兩位笑匠攏在一起,觀眾豈能不捧腹!如此組合,相信必有一番劇趣。

 

《福星高照喜迎春講的是三個身份普通的男士,主角沈小福從無拈花之心,對妻子情深一片。真正有意宿娼的是女主角的父親。因為一場誤會,造成男女主角分離,爹娘鬧翻,岳父被岳母打傷,小生(孟如玉)誤會心上人(柳飄飄)與姐夫有染而訣別,最後在歡笑聲中釋疑團圓。戲裡人物眾多,四對鴛侶,各有故事,丫鬟侍從全部有戲情。這類戲與我們身處的環境有許多雷同之處,特別容易令觀眾看得投入,然而亦因為很生活化,卻更需要演員間的默契,把喜劇效果透過恰當排演,作藝術化的提升,除了主角以外,其他所有閒角都能配合,產生更大的喜劇效果。

 

唐滌先生編撰的六月雪是我十分鍾愛的劇本,惜因原劇本太長,各劇團唯有作出不同程度的刪我在參考手抄本較詳實的劇本後,加以整理修訂,雖未能完全詮釋唐先生原意,亦望能在有限的時間內補充部分內容。

 

這次演出,無論《福星高照喜迎春是《六月雪,除了特邀梁煒康先生擔演丑生孟君祿和張驢兒兩角,其他角色都由本團演員出演。回想天馬菁莪粵劇團成立以來,從寥寥數人,到今天全團近三十演員,從過去只敢演出人員較少的戲,到今天能承演群戲,證明了團友們不斷努力,向著粵劇表演的專業水平進發,透過認真的排練,演員對自己嚴謹的要求,從一個小角色到主角,大家都絕不看輕,舞台上呈現了一個劇團的整體合作,謹望這期演出能有你的支持,一證天馬所有團員共同建立的劇團形象。

新編粵劇《金玉緣》_2016_(2)



名著紅樓夢中賈寶玉出身名門,不愁衣食,有「混世魔王」的稱號,以今人角度形容,堪稱是一個有學問兼俊朗非凡的二世祖。經改編後的《金玉緣》因為要集中故事人物,我減省了黛玉進府時,逐一認識府中人物的情節,而讓兩人在花園初會。當時黛玉已見過了府中上下,從花園步往住處,遇上剛回府的寶玉。寶玉的出場,由小廝們簇擁著,手上玩著一串大佛珠。猶記曾得聞越劇大師徐玉蘭老師講過她設計寶黛相遇時,留意到書中提到「寶玉往廟裏還願去了,尚未回來」所以在出場時,手上著一串小佛珠入門,既合情節,亦符合寶玉玩世不恭的性格。可見徐老師對寶玉的出場經過非常細膩的參考及慎重的設計。我這次出場,用了一串較大的佛珠,並用牌子音樂和小廝們逗著出場,身上的掛飾都任由小廝挪取。希望能展示較多的舞台功架,凸顯寶玉與下人絕無貴賤之別,對下人猶如朋友,豪爽且不拘俗禮的性格。因為玩熱了,掏出扇子搧風之際,巧遇黛玉,一段情不自禁的扇子身段也就較自然地產生。


這一場既要為寶玉在府中「混世」形象定位,亦要讓他對黛玉的出現,有著故友重逢的熟悉感,一剎的驚艷,轉瞬的沉思,頃刻又回到孩子氣的隨口說話,毫無忌諱的少爺狀態,這引起襲人的提點,黛玉的警覺短短的初遇,人物要讓觀眾留下深深的印象才行。


接下來是二幕外,琪官以一段<倦尋芳>小曲,短訴自己身為戲伶,在王府卻與妓無異,因寶玉的規勸,敢於逃出王府,希望隱世林間,重拾自由,並相約寶玉話別。此時寶玉換好裝,趕來相送,這情節既呼應頭場,寶玉對人沒有階級觀念,也側面反映他是一個重情義的小伙子,然而,寶玉也有自己的無奈,他勇於勸人,自己卻無力衝出家庭的困。這段互贈香羅帶的情節,對下來的故事,有重要影響。


第二場是讓故事第三位主人翁──薛寶釵有一段正式的出場,通過寶自己不甘如柳絮般墜於風塵,望能憑風借力,飛上雲霄,表現出寶釵不落俗,獨立聰明形象。而府中上下逐一對寶釵的誇讚,讓寶玉很不是滋味,總在想辦法幫林妹妹說好話,關懷之情盡流於面。寶玉也關心寶姐姐的病情,但那明顯只是姐弟間的問候,而搶著維護林妹妹的率真,卻反映了寶玉心底的深情。此時,賈政命人把寶玉招了去,寶玉在惶恐中離開,然後便傳來寶玉快被打死的傳話,賈母及一干人等嚇得趕往救人。


舞台一轉,便是第三場寶釵獨自來探寶玉的傷,並在路上把自己對寶玉的心思低訴了一番,卻在入門一刻,聽到寶玉的夢話「我唔要咩金玉良緣,我要木石姻緣」,這是對帶著情意而來的寶釵首個打擊。對寶釵的細意問候,寶玉本來還蠻欣喜的,但當提到要寶玉多讀書,多聽話等等,便令寶玉十分反感。率真的寶玉毫不掩飾自己,竟然衝口就請寶釵去陪老太太玩骨牌去,令寶釵尷尬地離開,襲人馬上讚寶釵大度,若換林姑娘就麻煩,此時黛玉正好到來,與寶釵在門外左右各佔一位置,寶玉就在房內大聲說道「林妹妹才不會說這種混帳說話令人愁」。如此三個人,三種心事,一位黯然離開,一位感動至深。正是「彩鳳青鸞天上有,人間知己最難求,一語衷情方出口,兩般心事意悠悠」這個「兩」字,既指黛玉和寶釵,也指寶玉對門外兩人的想法。我讀小說時,很喜歡寶玉對林妹妹這個評價,那種完全的信任和知心,多讓人動容,希望我能確切地表現這一點。


林黛玉的到來,看出寶玉不一般的對待,首先是強振精神不但坐起來,還試著站起走路。然後兩人說了好些知心話,黛玉甚至調笑說寶玉像戲子(俳優),寶玉就馬上答說「做俳優,有卿相伴樂悠悠」這句話讓襲人聽到,成為告狀的把柄。卻也因為這句話,寶玉黛玉兩人堅定了對方的知音地位,寶玉把自己抹汗的舊手帕贈與黛玉,黛玉把香囊送給寶玉,二人默默認定了對方,這是沒有說出口的肯定,是一份貼心的感覺。~~待續~~




新編粵劇《金玉緣》_2016_(3)



第四場襲人把寶玉對待寶釵及黛玉的態度,向王夫人說明,令王夫人暗下了選媳的標準。黛玉自收下寶玉的絲帕(汗),總是寸步不離,並在絲帕上賦詩,連紫娟也看在眼內。寶玉有了黛玉的香囊,便再也不掛其他的掛飾,身上只有黛玉所贈。如何表現這情節,我於是利用黛玉在瀟湘館彈琴,寶玉悄然而至,此時的寶玉和頭幾場很不同,身上只有黛玉贈送的香囊,而聽琴之際發現黛玉心有所感,寶玉也不覺悽然神傷,不想觸動黛玉愁絲,又悄然而去,此時琴弦突斷,屋內鸚鵡說出「寶哥哥來了」。這時黛玉心感不妙,又乘夜去怡紅院找寶玉,誰料晴雯沒開門,還在門口聽到丫鬟們戲說金玉良緣的事,黛玉黯然離去。


第五場先交代了賈府上下在春色迷人的花園中對寶玉婚事的決策,然後是黛玉傷心而至,花。寶玉與黛玉經過冷戰,卻又因同為憐花而相遇,這場有如大多數戲曲紅樓夢的演法,寶玉把盟心話說了出口,而讀西廂那一幕,我的感覺是黛玉書,寶玉黛玉,好生浪漫。


第六場是寶釵已得悉自己將嫁寶玉,特別到府中安慰了黛玉一番。我認為寶釵是真心對黛玉加以勸解,而二人也真有過一份情誼。寶釵離開,被瞞著的寶玉,以為娶的是黛玉,趕至相告,叫黛玉放心待嫁。兩人最甜蜜的時候,又各自取出信物,互相比證一番,寶玉才安心離去。誰知傻丫頭哭至,便透露了寶玉要娶寶釵的秘密,這情天霹靂,讓久病的黛玉馬上吐血昏倒。


第七場焚稿,我以大段梆黃訴說黛玉的悲恨,而小曲則留給合唱。這場戲的特色,在於導演把黛玉賦了詩的方巾,化為一塊很大的「詩帕」,掛在舞台,強化黛玉對這方信物的珍視,最後在合唱中燒了詩帕,也就是斷了情的象徵。這段合唱在首演時十分成功,二部和諧,音樂優美,希望這次演出亦能達到同樣效果。


第八場寶玉怨婚之前,我讓寶釵有一段幕外的內心唱白,讓一位大家閨秀明知即將嫁與不愛自己的男人,有一番白的機會。而寶玉怨婚,許多大師都演得出神入化,我只是希望有前面較深的愛情基礎,能帶動觀眾感受寶玉在這段戲中的痛。接下來的哭靈,描寫寶玉被騙後,幾近瘋狂式地奔赴靈堂的感覺。首演時我試用文場武演的方法,以粵劇跳架鑼鼓,讓寶玉跌跌撞撞地跑去找黛玉,為一氣呵成,先把哭靈的水髮及素服都預先藏於喜服及束髮冠內,在合唱後馬上起大首板,令劇力更緊湊。首演時,我沒有配合好鑼鼓,部份動作設計亦有待改善,修定後希望這次觀眾朋友再予意見。在寶玉哭祭完畢,看破紅塵之際,寶釵趕至,向寶玉說道「你有怨,我亦恨綿綿,什麼金玉良緣蒙天眷我是春宵孤枕淚漣漣你有情,我愛非淺你有淚,我淚向誰傳。你情夢此生難兌現我一生無奈倩誰憐。妹妹魂歸離恨天,你何堪令我成孤燕」這番控訴未得到寶玉憐惜,寶玉摔玉而走,寶釵以一句「唉呀呀,似夢非夢金玉緣」結束了全劇。這到底是誰的夢?且由觀眾自由想像而去。


尾聲是仙界重逢,我用二人曾經證情的一段<凌波令>,填上不同曲詞,讓二人在仙界取出信物,再次盟心。而黛玉所贈香囊用了綠色,兩人仙界重逢時黛玉身披雪褸繡上綠色蘭草,都是我有意把黛玉仙草的感覺帶給觀眾。能編寫並演繹心中寶玉對黛玉那份心靈交流的愛情,是非常滿足的事,這戲第二度演出,希望能紏正首演的部份問題,並得到大家的支持和再度予我寶貴意見,讓《金玉緣》得以不斷提升演出。~~完~~




新編粵劇《金玉緣》_2016_(1)


香港粵劇《紅樓夢》曾由唐滌生先生在1956年為「仙鳳鳴劇團」創班編撰演出陳守仁著「唐滌生粵劇劇目概說」(任白卷)第78頁,說到唐先生編的《紅樓夢》第五場,話說黛玉焚稿後已奄奄一息「這時鳳姐、賈太夫人及侍婢捧著鳳冠和嫁衣來到瀟湘館,賈太夫人見黛玉病入膏肓,十分痛心。她叫黛玉穿起嫁衣及戴起鳳冠,使黛玉轉悲為喜黛玉從鏡中窺見鳳姐與賈太夫人神態有異,深感可疑,乃追問究竟。鳳姐終說寶玉與寶釵行將拜堂,但寶玉一心記掛黛玉,故請黛玉冒充新娘,藉以瞞過寶玉。黛玉萬念俱灰,但為求成全寶玉,甘願披衣戴冠。襲人陪伴寶玉到來瀟湘館,寶玉喜見黛玉披上嫁衣,但一見黛玉口角滲血及眼中含淚,即疑心再起,追問黛玉何以即將與他拜堂而病情竟無半點起色。黛玉為盡對外祖母孝心,乃強詞解釋,以安慰寶玉,及請他息疑這段戲並無出現在原著小說,唐先生編撰這個情節,凸顯了賈家無情,黛玉有義,寶玉情痴的三個主題,是非常大膽卻有助舞台表演的編劇手法。也許因為戲文太長,現坊間一般演出都沒有了這段情節。


欣賞唐先生的編劇,除了因為先生文筆花,曲詞優美,更拜先生的奇想及胸襟敢於大幅度地把經典名著,在故事內容及人物形象上重新編寫,成為唐先生筆下新的人物,粵劇故事中的新經典。諸如盧昭容、長平、李益等等,在粵劇觀眾心中都已非原著筆下的形象,而是唐先生故事中的人物。這也是我一直學習和用心體會唐先生劇本的匠心之處,希望自己在改編經典名著時,也能既不背離傳統亦跳出傳統,創出自己一片天地。


改編經典名著《紅樓夢《金玉緣》,是始於青年時代,初讀《紅樓夢》就對薛寶釵產生了深深的憐愛,不喜歡後世評書人對她無理的埋怨。有機會自己編故事,便在故事中除了點明寶玉及黛玉兩人木石前緣的純潔愛情,還給予被俗禮覊困的寶釵更多的同情。因為在劇本上有了多的章節和場景改變,所以劇名亦定為《金玉緣》而非《紅樓夢。經過2014年12月在油麻地戲院首演,得到觀眾予以不同的意見今年(2016年7月23日)假高山劇院新翼,首度重演,我增補了寶玉為琪官送行的幕外戲,而部份的曲式亦重新處理,希望這個戲能更成熟地展現在舞台上。~~待續~~


2016年7月12日至7月31日「粵劇新秀演出系列」演期一


2016-17年度「粵劇新秀演出系列演期一,我分別在7月12-13日獲旭哥委以開台戲《無情寶劍有情天》韋重輝一角。7月19-20日獲田哥派演《火網梵宮十四年》的李憶。7月28-29日獲燕姐選在《花田八喜》中擔演卞磯。


《無情寶劍有情天》曾在上年度最後一期演出(2016年1月23-24日)。相隔數月,旭哥再度重演,並把呂悼慈一角派予我的多年拍檔靈音,而冀王則是我團(『天馬菁莪粵劇團』)另一位優秀文武生文軒,嫦姐姐由我們在演藝學院的同屆同學唐宛瑩小姐擔演。這個組合,在演出默契上有著必然的優勢,但這個戲對於靈音還是一個新的挑戰,她笑說水髮自當年在學院買了來練,一直都未有機會在台上展演,這次終於開齋


聲哥自加國回港授學後,我曾幸蒙指導唱腔,常登欣賞聲哥過去的演出錄影,並聽前輩細說其演出要領。對我後來的演出及體會人物有著重要幫助。2015年8月初突聞恩師仙遊,粵劇界頓失良師,心痛欲絕。轉眼一年將近,此時演出聲哥戲寶《無情寶劍有情天》對我來說,有著特別的意義。


《火網梵宮十四年》曾由任姐芳姐領銜拍過電影,我無緣欣賞,如今網上幸有錄音流傳,光聽聲音,兩位大師已把人物的痴,唱得淋漓盡致。任姐飾演的李憶,從慕名訪艷,到欣獲玄下嫁,卻發現心上人卻早懷友人之子,無奈還妻送子。十四年後,中官歸故地,以為友人已遭劫,一心尋訪玄,表白自己痴心未變,希望從此照顧玄機與遺孤。舞台演出,因為在戲份分配上,刪去了<送別>及<重逢相認>兩段大唱腔,但李憶書生的憨厚痴心卻不會改變。希望透過田哥的指導及任姐的錄音,好好體會人物,演出一個痴心可愛的李憶。此劇的另一個亮點是<北小樓>溫璋被綠翹情挑陷局,此次演出由文軒(飾溫璋)及靈音(飾綠翹)合作,相信必有火花。


《花田八喜》的卞磯從落拓文人到衣錦還鄉,是非常典型的任派書生形象。<花田相遇>要在落拓中不失文人風骨,<棧會>中誤會春蘭失信的傲氣,得知小姐因為自己而遭險,甘自削髮的痴.都是任派演出迷人之處。而<扮美>一場,如何在學美中不失書生風度,兼有喜劇效果,實不容易,此次有機會蒙燕姐執手相授,自當用心學習,盡得裨首次獲派演卞一角我接戲時,曾非常擔心自己沒有子喉,無法承接此角。母親說:「你未練過點知唔得?」於是我勇敢接下任務,大家欲知成效,萬請入場見證啊! 


加入粵劇新秀演出系列已第五個年頭,回憶加入時不斷參演小角色,到近一年多被總監委以重任,心中既為自己的努力得到認同而高興,也為自己因為肩負總監的信任,觀眾的期望而更不敢怠慢,求進之心比前更為熾烈。另一方面,亦深深覺得這裏是一個大學府,難得總監總理全劇,對大小角色都細加指導,讓我出演任何角色都得到學習機會,並從不同的角色中逐步成長,也許現在的我已不再屬[新],卻希望越演越[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