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1日 星期四

記2016年2月17日演出及整理《販馬記》

     

販馬記是唐滌生先生1956年為利榮華劇團編撰的劇本,由任劍輝、白雪仙、歐陽儉、白龍珠、鄭碧影和蘇少棠開山演出。內容講述李桂枝與弟郎李保童察破繼母楊三春與田旺姦情,怕被逼害而分別離家出走。父親李奇販馬歸家不見兒女,婢女春花不堪拷問,懸樑自盡。楊田二人乘機誣陷李奇因姦不遂,逼死春花,更向縣令胡敬行賄,將他判死。桂枝遭收養改姓劉,遇到前來投親的趙寵,結為夫婦。後趙寵官至褒城縣令,下鄉查旱期間,李奇獄中啼哭,趙寵的親妹珠聞告嫂,桂枝私自提問,方知老父蒙冤,對夫哭訴情由,趙寵遂代妻寫狀,教她喬裝闖衙向巡鳴冤。巡按原來是親弟保童,經三拉誤會,憑珠巧扮鬼魂,李奇雪冤,郎舅、姐弟一家團聚,保童更與結良緣。因為趙寵代妻寫狀至桂枝喬裝入衙門告狀,乃全劇的精華之處,故此劇又有演出版定名為《桂枝寫狀》/《桂枝告狀》。在其他地方戲曲中,有因案件發生在褒城,將此劇名之為褒城獄不斷的巧逢和相遇,加上兩對姻緣的產生,故亦有奇雙會

 

別看故事內容含有悲劇成份,因為戲文有趣,經前輩藝人在表演上的二度創作與加工,令此劇成為各地方戲曲的著名喜劇之一。2013在油麻地粵劇新秀演出系列中初次接觸販馬記蒙田哥(新劍郎先生)親授演出法,啟發了我演出喜劇的技巧,並讓我愛上此劇,從而去查看唐先生的劇本原文並追尋不同的演出版本。由於唐滌生先生的原劇本較長,不同的劇團演出會作不同程度的刪減和整理。經參考不同的演出版本,以及葉紹德先生編撰唐滌生戲曲欣賞一書,有關劇本原文及簡介注釋資料,發現唐先生每場之間的人物口白、表演,甚至於道具運用,都有其匠心獨具的地方,要取捨真不容易。

 

了保留原戲文中大部分的喜劇材料,能在有限的時間內演出,也配合藝術指導的表演要求,我為天馬菁莪粵劇團整理了是次的演出版本。唐滌生先生此劇的人物較多,除了文武生(趙寵)、正印花旦(李桂枝)、小生(李童)、二幫花旦(同時演春花與珠)武生(李奇)、丑生(胡敬)外,尚有佔戲十分重的三春、田旺、禁子等人物,由於角色較多,在劇中各人皆有表演機會,達到人物互相映襯的效果,劇情更加豐富多姿。

 

我擔演的趙寵,與花旦桂枝一樣,因不堪繼母壓逼,而離家出走。趙寵千里投親,希望得到表伯收留,並資助其上京赴考。這次演出,把趙寵的投親排在桂枝被劉家收留的同一天。因為桂枝逃到劉家門口暈倒,把一隻耳環跌落在門口,而趙寵正為如何叫門而犯難之際,發現耳環,正好借問物主前往扣門,此時桂枝出門尋找自己失落的耳環,二人門外相遇。趙寵因為人窮志短,一副遲疑拖沓的模樣,引起桂枝誤會是後母派來的人,便仗著自己有義父母撐腰,勇敢地罵退眼前人,而趙寵被罵後反而不再卑躬,顯露出文人傲骨,並把拾來耳環交桂枝,桂枝此時發現眼前人正直有禮,而且相貌堂堂,後悔出言冒犯,流露女兒家的矜持和溫柔。唐先生對兩人前後神變化的描寫十分生動,先有趙寵的窮酸對桂枝的氣燄,後是趙寵的傲骨對比桂枝的情急羞澀,讓觀眾不禁發笑。因為劉氏夫婦剛收留桂枝,也未及問其姓名,在撮合兩人婚事時,被趙寵問及桂枝名字,竟答道:「駛乜問名呢,婚前就叫表妹,婚後就叫愛妹,做左官就叫夫人,駛乜叫名呢?」而憨厚的趙寵果真沒有再追問,於是出現了後來代妻寫狀不知姓名的情節了。

 

趙寵第二次出場是中了七品官,雖然官位不大,但總算能一洗貧困,回到家中首先對妻子百般慰問,竟冷落了妹妹。唐先生的劇文中趙連珠一句「阿哥,我都瘦左好多呀」表現了小姑娘的撒嬌態。但連珠和嫂子的感情很好,並不是真的吃哥哥醋,而哥哥也不是真的不愛護自己的妹子,只是有一個先後輕重之分。唐先生在趙寵中官回家前,有了連珠和嫂子交心的舖墊,所以趙寵回到家中,對妻子有了較多的關切之情,也不會讓觀眾覺得趙寵怠慢了妹子,反而造成許多的喜劇效果。可是趙寵在演出時,還是得對連珠有所關顧,如果真的不理睬連珠,便失去作為哥哥的風度, 分寸的掌握必須得宜,在製造喜劇效果的同時,不能失去人物的本質。

 

趙寵第三次出場是落鄉查旱歸家,此處看唐先生原劇文是又一次讓趙寵以南音上場(頭場已用過),我曾猜想,到底是開山的任姐善唱南音,還是唐先生故意以同樣的唱腔格式,要演員以唱功和表演,表現出趙寵中官前後的不同形象?還是有其他原因?這是永遠得不到答案的問題。我曾聽過有演出版本把這段曲詞改為二流的唱法,在音樂上多了姿彩,經考慮後,我決定沿用南音,望能透過表演,區分出人物場的落拓,與如今娶妻中官的愜意態。

 

販馬記的重頭戲就是從趙寵查旱回家,得知妻子父親蒙冤,為妻寫狀一段起。我曾在20131228日文思華想中詳述過初演這段戲的種種。其中一句戲文寫罷了狀詞,酒香猶未冷,我過去演出曾改唱為寫罷了狀詞,還請夫人青鑒」,這次演出我向本團導演張老師請教,如想保留原文該如何處理,首先不能讓一開始寫狀的桌上已滿是東西,那這酒該什麼時候出現?是自斟還是由桂枝倒?如何幫助接下來的劇情?張老師很快為我解決了這個難,但能否演好,卻要靠演員自己了。

 

桂枝喬裝男子告狀,被自己弟郎拉入後堂,引起趙寵誤會妻子被調戲的三拉劇情,是全劇的高潮所在,趙寵的七品官,在李保童的一品巡跟前,兩人氣質、說話語氣和心中各懷所思造成形象上的強烈對比,配合種種誤會的情節,唐先生的文字已讓人發笑,在舞台上以戲曲手法表演,則更讓觀眾捧腹。

 

現在一般演出較少搬演的,是三拉後,趙寵為恭迎院大駕,在家沾沾自喜的一段大主題曲,然後命人擺燈放花的情節。我細看劇本,這段戲關聯到連珠知道嫂嫂弟郎未死,能提升接下來連珠與保童相見的舞台表演,也突顯連珠聰明伶俐的性情令人更信服她後來想到扮鬼嚇三春的才智。所以這次演出,我作了節錄式的演出,希望為觀眾帶來另一番趣味。

唐滌生先生的劇本,是能演能讀的優秀作品,《販馬記》的劇本文字綿密,環環相扣,是一齣有哭有笑的大團圓喜劇。因為演出時間所限,不能把戲文完全搬上舞台,可惜之餘,希望大家有機會參考葉紹德先生《唐滌生戲曲欣賞》中,刊載《販馬記》的原文,細味唐滌先先生編撰此劇的神髓。

《販馬記》是2016年天馬菁莪粵劇團為大家送上的第一個演出,是次演出所有角色皆由本團演員擔演,謹代表全體演員向大家拜個早年,祝大家猴年順景,敏如靈猴。


2016年1月11日 星期一

粵劇新秀演出系列--演期四《無情寶劍有情天》

自加入粵劇新秀演出系列,獲藝術總旭哥安排,因應我的能力,予我不同的學習及發展方向。在2015/16年度新秀系列演期四(2016年1月23-24日),旭哥派我主演文武兼重的林派名劇《無情寶劍有情天》,讓我誠惶誠恐,深怕有負所託


無情寶劍有情天》由徐子郎編劇,1963年由林家聲先生領班的「慶新聲劇團」開山演出。話說呂氏曾逼害韋氏一族,韋氏遺孤(韋重輝)得義婢姐姐所救,隱居紫竹林。呂氏獨女(呂悼慈)幽居於紅梅谷,與重輝自幼為鄰,琴簫互和,故以琴娘簫郎互稱。一對青梅竹馬的愛侶,卻不知兩家原為世仇,更被奸人(冀王)利用兩人的愛情,逼令韋重輝簽降書,成為韋族叛徒。最後兩家雖能化解冤仇,有情人終成眷屬,但嫦姐姐卻為救重輝而犧牲


第一場主角韋重輝有大段唱情,訴說自己不明身世的哀對琴娘天真潔的愛慕姐姐嚴師慈母的敬畏誤會琴娘貪戀權貴的悲憤,後來得知家世,手執無情寶劍,誓要誅奸雪恨的慷慨激昂甫一出場,便大考演員唱功,以及在演繹上如何處理不斷的感情轉折。按聲哥在其《博精深新.我的演出法》對此劇的闡釋,開場時重輝與琴娘(呂悼慈)的相遇談心,要「款款深談,無拘無束,愈談愈情濃」,對於琴娘的暖語關懷,要盡情表露重輝「佻皮活潑」「又嗲又癡纏」。因誤會琴娘移情冀王,並得知自己身世的隱秘,聲哥言道「在這一場戲內,韋重輝要由天真無邪,變為仇恨滿腔。一下子,他成熟了」


旭哥指導此劇時,也十分強調人物因受到愛情打擊以及突然而至的沉重家仇需要加速成長,說話的語氣和目神態都會明顯的成熟起來。所以在頭場與琴娘(呂悼慈的天真對話,到第三場面對代表呂氏求和的悼慈,愛愈癡而恨愈深的情緒要處理得宜。兩人釋嫌後,重輝卻又隨即陷入愛情與家仇的取捨中,無情劍難殺有情人,重輝和悼慈分別背叛了自己的誓言和使命。


劇本中最不處理的是主角對姐姐的感情,這位姐姐,對重輝有十八年養育恩情,一直的照顧提攜,令重輝十分敬重,但嫦姐姐的冰腸冷面,喜怒無常,卻也令重輝十分嫦姐姐的嚴苛,反襯出琴娘(呂悼慈)的溫柔,重輝在琴娘身上體會到人間溫暖,引為知己,情根深種為此,重輝先違背了盡殺呂氏的誓言,情願自盡而放走仇家之女到了第四場為營救琴娘明知簽降書獻兵權是對韋族不忠的行為,但為情為義寧負嫦姐姐的養育恩與韋族大仇,抱著「見步行步」的態度,再一次不惜以性命換取愛侶安全


回想《朱弁回朝》《碧血寫春秋》等多齣聲哥首本名劇,都是盡忠盡孝,甚至甘為忠孝,不惜絕愛身殉的情況。唯在《無情寶劍有情天》裏,聲哥演活了一個叛逆青年韋重輝,這個為了情愛,妄顧忠孝的小子,能讓觀眾原諒他的任性,接受他的深情。在不斷的背叛中,能讓觀眾體會韋重輝對情義的看重與堅持猶勝其個人性命,相信這是聲哥這齣戲中非常成功的地方,加上聲哥武功了得,在劇中大戰冀王及困谷排場中,展演了其卓越的武打功架令這齣戲成為歷演不衰的戲寶


無緣看聲哥這齣戲的舞台演出,只聲哥出演電影畫面,其他前輩紅伶的演出,以近年聲哥門生的演出中尋找這個叛逆青年的形象。相對眾多活躍於舞台的林派演員,我的武功底子,實在有愧於演出聲哥的戲寶,只能盡力而為。


特別感謝旭哥對劇中韋重輝細膩的人物分析示範、指導,並鼓勵我要演好人物在戲中的形象武功盡力便好。掌板師傅高潤權先生更詳細告訴這齣名劇的鑼鼓重點位置,指導我們諗白唱情如何對準鑼鼓節奏。希望通過前輩的指導,在唱情表演上努力求進,演好韋重輝這個人物,向觀眾展演一齣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