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1日 星期四

粵劇新秀演出系列-《鐵馬銀婚》


鐵馬銀婚是蘇翁編撰,羅家英先生開山的名劇,因輝哥逑姐灌錄的唱片而廣為流傳,成為歷來菊部名曲。此劇六柱人物性格分明,不同行當均有表演機會,成為油麻地秀演出系列中常演的戲寶我曾在不同總監指導的《鐵馬銀婚》中擔任小角色,得以觀摩不同總監的演出風格,是次總監燕姐(尹飛燕小姐)提攜,在2016年3月24-25日,擔演此劇華雲龍一角,心中興奮非常。


鐵馬銀婚內容講述元末群雄四起,其中以朱元璋、張士誠及陳友諒最為得勢。陳友諒欲張士誠之子(張仁)為婿,以聯婚手段增強實力。朱元璋手下大將華雲龍,殺死前往就親的張仁太子,並假扮張仁向陳友諒騙婚,獲銀屏公主垂愛,雲龍婚後漸忘己責,被胞姐(雲鳳)提醒,使計誘陳友諒會師犂山,卻埋下伏兵殺死陳友諒。銀屏率大軍追到金陵城下,要與雲龍決一死戰,雲龍自覺有負公主,願引頸待斃。此時雲鳳趕至,刺傷公主,雲龍攔住雲鳳讓公主逃亡,其後兩人在破廟重逢,冰釋前嫌。


華雲龍身為霸主的手下大將,被委以騙婚重任,自然武功了得,智勇雙全。第一場意氣風發地前往騙婚,先被內奸胡藍提醒,務須特別提防陳友諒身邊的銀屏公主與元戎張定邊。華雲龍輕易用武將的傲骨與俊秀的面孔降服了銀屏,博得銀屏的愛慕。故此警戒一鬆,到張定邊問到兄弟幾人,竟輕率答道「只有我一人」。排練時燕姐要求此時的內奸胡藍及姐雲鳳都神色一變,好讓雲龍得知禍從口出,雖然後來矇混過去,但亦給雲龍一大警惕,收歛了來時的意氣。華雲龍得公主接納,並未答應馬上成婚,而提出在兩家合謀一統天下之後才正式成親,可見編劇把雲龍描寫得頗為君子,反映雲龍謹慎的一面。因為既是騙婚就不必騙情,免得日夕相處反會露出行藏,引起公主的疑心所以在答應陳友諒即時成婚時,雲龍必須控制自己的表情,並表達內心的幾分憂慮。


第二場先寫雲,眼看弟郎在婚後竟被公主的溫柔和痴情迷倒,漸漸忘記此行的責任,特來向雲龍示警。這段戲也許是編劇心恨君王無道,殘害百姓,令人民生活於水深火熱,極望有變天之日的寫照。其中用了很長的篇幅讓雲鳳講出元末的社會情狀,以忠(天下人民)和義(報朱元璋知遇之恩)兩方面去說服雲龍不能因兒女之情,一己之私而置天下黎民於不顧。華雲龍之所以遲遲未實行誘敵之計,當然是在情在義都不忍傷害自己痴心一片的公主,可是當提到天下黎民,一個存天下捨私情的大義便壓倒了個人的情感,雲龍答應馬上展開行動。排練時燕姐特別指導我在雲鳳下場後「正是無冤不能成夫婦,道是無情卻有情,不如不遇月中仙,寧效無情潘必正」幾句的唱法和感情處理,在戲文上這幾句的過渡好,對人物騙賺公主信任,便較能博取觀眾的諒解和同情。至於騙情的一段主題曲,燕姐設計的身段優美,強調以三杯灌醉公主,雲龍自己卻滴酒不沾,必須注意面對公主和背場時的不同表演,按曲詞細心分析,哪句話該向對手講,而哪句話是自己的內心獨白,都是燕姐在排練時給我們寶貴的資料。


第三場犂山會戰,華雲龍親手殺死對自己信任有加的岳丈,曲詞中處處都是狠心要置對方於死地的文字,在排練此角時,因為感受到人物對公主之真愛,所以我希望自己能在一些空白的位置表現出心中一點的不忍,以統一人物因愛公主亦不忍殺其父的赤子之心。


經過第四場各人的通報,銀屏得悉父親被雲龍殺害,那等同自己也參與了謀殺的痛苦,令銀屏痛不欲生,帶著悲憤進入第五場,一心要誅殺雲龍。劇本雖沒有寫明銀屏與雲龍到底誰的武功較高,但從朱元璋的軍師劉伯溫一句「華雲龍乃是我大明第一號智雙全之人,他頸上人,你未必斬得動」,得知雲龍武功很強,雲龍胞姐擔心弟郎因內疚而任由宰割可見這場對打,在戲文上已有了誰強誰弱,誰勝誰負的伏線。燕姐從情字出發,雲龍處處相讓,從開始總不出槍,到避無可避等同自我墮馬,引頸待斃,都顯示了對公主的愧疚為了強調銀屏的報仇之心,以及突出下一場兩人的對唱,燕姐為這場戲作了部分刪減,於是這場打鬥看的不是奇招,而是深情,當然也因為我的武功有限,燕姐便按我能力處理。所以戲曲藝術往往由不同演員演出,會生出許多變數,產生不同的舞台效果。


第六場是銀屏被雲龍深情感動,不忍殺親夫。這場戲燕姐首先要求我在找尋銀屏的出場滾花,必須掌握好節奏,要腳下不停,唱詞不斷,眼神心情都要緊而不亂,以圓台用盡兩句唱詞,剛好抵達破廟門口。排練時,我當然未能達到要求,但我會加緊練習,希望響排演出能讓燕姐和觀眾滿意。


接下來雲龍的大段南音,我也蒙燕姐親自指導腔藝技巧,用婉約跌宕的旋律表達曲詞「夫憐妻愛兩情濃,夫妻好比鸞和鳳,怎可鳳去鸞飄任西東,山伯與英台也同墓塚,化蝶雙雙戲綠叢」的內容,把觀眾從剛才的打鬥情緒帶入談情的環境。燕姐示範時真的動人心懷,我希望自己能不負燕姐所望,能唱出效果。


《鐵馬銀婚》的華雲龍從騙婚到鍾情,是一個非常立體而且內心演繹豐富的人物,這次蒙前輩呂洪廣老師(飾張定邊)帶領,伙同油麻地眾多新秀演員一齊演出,更是2015/16年度,我參演油麻地戲院伙伴計劃,粵劇新秀系列的最後一個戲,願自己以最好的成績回報各位總監的指導以及愛護我的觀眾朋友。


粵劇新秀演出系列--《穆桂英大破洪州》

穆桂英大破洪州由葉紹德先生編撰,是羅家英先生(行哥)與汪明荃博士,早於1988年,組成福粵劇團,首演出的劇目因為這個劇目大受歡迎,令福粵劇團從一次的合作,變成長期班底,並不斷創作演出,27年來演出了40多個劇目,亦促成汪明荃小姐加入「八和」,繼後更當上「八和」主席,多年來致力於粤劇的承傳、推廣及發展。(資料來自粵劇團27週年紀念特刊-汪明荃感言)

 

從上列資料,可見《穆桂英大破洪州》對行哥伉儷有著深厚意義。2015/16年度粵劇新秀演出系列獲派於2016年3月15-16日,演出行哥總監的《穆桂英大破洪洲》,深感榮幸之餘,也是一個新的挑戰。因為這是我參演粵劇新秀系列以來,第一個主演的大扣戲。演出大扣戲,對演員的體能和表演功架有高度要求。因為十多衣飾,加上背旗用粗繩緊緊綁在身上,整個上身都會有壓著透不過氣的感覺。要穩住氣息,邊唱邊做,圓場時背旗不搖晃,身上的扣擺亂動,讓人看上去一股氣定神閒的樣子,已不是容易的事,而這次演出的楊宗保,身上的大扣,一穿就是整個上半場,對於久不扎扣演出的我,的確有些壓力。

 

《穆桂英大破洪州》講述宋軍被遼軍圍困洪州,幸蒙由穆桂英率領援軍前來救助,勝利歸還。看似是安家定的武打戲,其實經過編劇剪裁,大部份情節是穆桂英與楊宗保兩小口對軍規和夫權的不同理解,引發的重重矛盾。

 

戲的首場是楊六郎帶領的宋軍被遼軍困於洪洲,楊宗保易裝偷返宋境直闖金殿乞求援兵,八賢王把宗保留於府內,與寇天官兩人前往楊家求帥。因為太君年老,桂英有孕,一時之間難以決定誰人掛帥,最後天官說之以情,動之以義,令太君許桂英掛帥。然而桂英要求有一個知冷知熱的先行官,方允領軍,點將在即,天官想起宗保正在他家候命,於是趕回府中,授以先鋒虎印。因為演出時間所限,今次演出刪除了這段戲,以簡單的幕前戲,經行哥整由八賢王和冦天官兩人交待事情種種。

 

因為天官兩方隱瞞,桂英不知夫為先鋒,宗保亦不知妻為元帥,校場一見,兩人驚喜交雜。原處罰先鋒遲來之罪的桂英,也就輕易了宗保,繼而浩浩蕩蕩,由宗保開路往洪州進發。這場戲既顯示穆桂英點將時威風八面的功架,也流露她在丈夫面前的嬌羞;更表示了自己執法無偏的軍人風範,而為免夫郎擔心,桂英隱瞞了自己有孕的消息。楊宗保,在趕赴校場時一副膽戰心驚的模樣,因為身為軍人,當知遲到之罪。可是當他知道妻為元帥,年輕人小伙子的輕狂便再難掩飾,埋下了後來斗膽不聽軍令的伏線。記得2015年8月5日,在香港文化中心看行哥演出此劇,宗保奔往校場,從遲到的惶恐,到知道妻為元帥後的得意神態,行哥得極為可愛。特別是要元帥妻子相扶始肯站起的俏皮模樣,與初到校場的一臉驚慌,成了強烈對比,煞是好看。

 

第二場是渡河,此場敘述先鋒宗保借用唐太宗征高麗,以鐵索連舟,大軍踏平東海而往的方法,令宋軍輕易度過黃河四十餘里。此舉得到桂英的稱讚,令宗保意氣風發這場戲是大軍過河的功架戲,桂英、宗保各有一段身段表演,亦有雙渡河的功架,從功架中體會最初的小心翼翼,到成功渡河的高興開懷。渡河的成功,令宗保甚是驕傲,在元帥妻子跟前更少了幾分忌憚。

 

第三場說到宋援軍已抵洪州,洪統帥楊六郎前來拜印,迎接的宗保一見父親,竟想戲弄妻子,先不通報兩人身份,令父親參見身為媳婦的援軍元帥,誰料木匠擔,兩邊受責。這小教訓,並未嚇怕宗保,在遼將白天佐罵戰期間,宗保不聽桂英堅守城門不出的軍令,私自出城應戰,結果敗陣而歸。桂英無奈依軍將其推出斬首,但念到夫妻情份,桂英想出了要思鄉、還鄉請出洪州元帥作保的辦法,免去宗保死罪,以軍棍四十插箭遊營代替

 

行哥親自撰了第四場押糧的戲,描寫柴郡主押糧來到洪州,路上遇到楊六郎,六郎說出宗保犯軍令,受桂英重責,柴郡主得知,趕去開勸。這不但令故事更流暢,也讓武生和二幫花旦有交流,唱做表均有了發揮

 

第五場是桂英和宗保兩人在〔情〕與〔理〕上的爭辯。宗保有士可殺不可辱的認為自己縱然敗陣,猶勝桂英怯於出戰,而且自己有渡河之功在先,不該被妻子折辱人前行哥在演出時利用甩動作,氣憤之極不覺觸痛傷處表演,令舞台生動有趣,觀眾也原諒了他違反軍令,狂妄輕率的舉動。桂英心念夫郎,親來慰問,幾番低聲下氣任由宗保這段唱腔,兩人,必須掌握好音樂節奏及演唱情緒,才能牽動觀眾,同喜同悲。看行哥與汪主席演出,小夫妻愛恨交纏,直如生活般自然,看出兩人高度默契及深厚的演出功力。這次我首次和梁非同合作,必須多加排練,方能不負這場好戲。

 

就在兩人鬧得不可開交之際,柴郡主趕到,重責宗保違軍令,失先機,並說出桂英有孕的消息,宗保始知自己大錯,立刻請罪,討令殺敵。最後一場便是大破洪州,是各個演員顯示身手的機會,而在武打設計上,也看出此劇的用心,除了要展示武功,在桂英與白天交戰之時,桂英突然孕痛發作,體力不支,此時宗保奮力保護,闖出重圍,一同殺死白天佐,呈現宗保與桂英夫婦同心的要旨。

 

這次演出穆桂英一角的梁非同小姐,畢業於八和粵劇學院的優秀花旦演員,武功底子很扎實。我與她首次合作,除了蒙行哥執手指導,更獲演出此劇相當出色的名鄭詠梅小姐協助排練梅姐春演忙,卻抽出初四的寶貴時間,指導我們,真的感激之至。行哥的帶領下,我們必竭盡所能,讓這2015/16年度粵劇新秀演出系列演期五的開台戲,圓滿成功。